加入裸奔的行列 登录
我要裸奔联盟|模特套图推广平台|裸拍资源分享社区 返回首页

斯托伊夫的个人空间 https://www.51luoben.com/?1577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关于北京八一湖旧时裸事的片段回忆

热度 3已有 1433 次阅读2012-11-24 10:29 |系统分类:裸奔经历

作者:老全
 
本文是由我的几篇关于北京八一湖旧时裸事回复众网友的几则跟帖综合组成的一篇文章,也许有的看过原帖及跟帖的网友已经看过本文的大部分内容,但也许更多的朋友还没有读过,所以现在略加增补修改作为主题单独发出来,以飨读者。
 
 
我七十年代就混迹北京八一湖了,当时那儿还是一片芦苇荡子呢。早年的八一湖还不是公园,只是当初城市近郊一片湖光山色、水波潋滟的原生态如画山水。现在已经成为市中心的八一湖,当时周边还都是农民的菜地呢。整个景区山峦起伏,丛林密布,港汊纵横,完全是一副野外原始湿地的自然风貌。景区分为东西湖两部分,开放的是西侧的那个湖和军事博物馆后身的河道,东湖由于紧挨着钓鱼台后墙,还被铁丝网围着不让进,据说是江青游泳的地方。江青下水的那个平台,还安装了类似游泳馆里的那种铁质的上下水扶梯,整个八一湖沿岸也没有一处安装有这种人工设施啊,后来粉碎了四人帮,铁丝网就拆了,东西湖合在了一起,那个扶梯也一直保留到近年,才刚刚拆除。
 
当时,各单位各学校包括部队都是响应毛主席关于“到大江大河去游泳锻炼,要经风雨,见世面。”的号召,每到夏季经常组织人们去这两个湖游泳,当时流传一句话是“估计半个北京市的人都在八一湖游泳”,每年夏天,这里总是人山人海,万头攒动。沿湖岸边的水中都是像下饺子一样,一片沸腾,岸上所有道路或桥梁都是挤得像当年的公共汽车一样,纹丝不动,特别是傍晚时段,有的地方简直能把人挤成肉饼,关键是大家不论男女都是穿着游泳衣挤在一起啊,于是,大白天一些胆大的裸男们也就什么也不穿一丝不挂地挤在里面了,胆小一点的也就穿个大背心,下面光着,在穿泳装的女孩子们中间挤来挤去,主要是谁也看不出来呀!
 
由于当时那里只是一片野外自然湿地,还不是公园,所以没有派出所,只有一个联防队。时间一长,我跟那帮联防的都熟了,负责人都跟我成了哥们。想当年八一湖那里玩儿什么的人都有,有玩秀蜜的、有玩天体的、有玩偷窥的、有玩抢劫的、有玩飞包的,有玩教游泳的、有玩同性恋的……各成一派,各有老大,人员虽然互相认识,但井水不犯河水,各玩各的。不过,玩那些事的,都是经常被联防抓进去,有的还被判了好几年刑,只有我们玩儿天体的这个没有任何人被抓,有进去的也是因为他在别处干别的事,或者不跟我们玩天体,自己单独玩露阴进去的。后来园内设立了派出所,由于我跟联防熟,所以跟派出所的警察也很快熟识了。他们认识我以后,都知道我是在那里干什么的,但他们不管这个,谁玩儿天体他们也不管。由于冒充联防抢劫情侣的越来越多,不好抓,派出所还多次找到我,让我给他们当探子,但我都拒绝了。
 
当时八一湖的特殊之处,除了上述人多混乱以外,还有就是大白天不论男女老少都有人脱光光裸浴,主要是在一些游泳人群和普通游客相对较少的地段,如东湖北岸到西岸的拐角处等。看得出来,他们显然都是一些外地来京人员,似乎是把老家河里洗澡、男女混浴的习俗带到了北京,哪怕是年轻女孩当众裸浴也丝毫不觉得害羞,就像是在做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自己洗自己的,就算旁边有人也视而不见。
 
从那时起,八一湖裸泳的主要就是这帮外地人,如果说大白天男男女女光屁股下水游泳洗澡的是少数人的话,那么晚上就有更多的男男女女涌到岸边来脱光光洗澡了。派出所早就知道,白天还偶尔可以劝阻一下裸体的,但晚上洗澡的实在是没有理由去管他们,天黑以后也没人出来查,只要没有人报案,他们才懒得出来管闲事呢。晚上到点他们就是开着车转几圈,大喇叭喊几声“静园了!静园了!”就回去玩牌看电视去了。
 
 
近些年如果你真的是老去八一湖的话,起码东湖北岸东段那一帮裸泳男人你肯定应该见过,他们都是白天去,现在还有。但我有点怀疑他们当中有的人是同志,因为那里绝对见不到一个女人的影子。他们自己绝对不可能带女伴来,其他女人无意逛到此处也就远远地绕着走了。他们除了每天聚集在八一湖裸泳之外,平时也有较多来往。特别是后来当他们齐聚北京另一处裸泳浴场马刨泉,并传出他们的同志活动照片以后,就更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猜想。
 
而我当年常去的地方是八一湖东西湖之间的中堤桥头,在那里裸浴的都是一帮外地民工,白天不去,都是晚上去,经常是带着他们的女同事、女朋友、女家人、女邻居等,也有女人自己来的,早年女人也都是全裸下水,后来逐渐变成穿一点衣服下水了,但也是在岸边全裸更衣,不惧观看,有时即使不下水,也是在附近休息闲逛,对她们玩儿露出非常容易。近年依然如此,更不用说如果你真的是1980年就去的话,当时在八一湖各处应该都能看到全裸更衣的男女,无论是树林里还是山坡上,到处都是一丝不挂的更衣男女,互不避讳,玩儿露出或天体的如果混迹期间,那不是太容易了么?当然如果你当时年纪还小,可能就没有注意过这些事了。
 
早年有男女裸泳的地方应该是东湖北岸和东岸相对较多,我经常是骑车从北岸或东岸经过,冷不丁就会看见岸边有女孩子突然脱光衣服下水,往往是惊得我险些跌下车来。于是,急忙下车在附近观看,有时大白天突然看到她们毫无顾忌地当众脱光衣服,光着白白的身子站在岸边,真是心脏病都快犯了,实在太受刺激!东湖东岸靠近钓鱼台外墙的地方,还有一个很长的深沟,底下沟壑纵横、怪木嶙峋,丛林密布,是东岸游泳人更衣的地方,这里不分男女,都在里面一起更衣,全裸在里面玩天体露出更是爽到家了!
 
当年玩得最热闹、最集中的地方一个是西湖南岸老游泳场处,那里东侧有个靠山厕所,厕所后面山坡下紧挨着厕所后墙有个过道,男女相通,男女更衣由于厕所太小人太多,都挤在厕所后面那个过道换衣服,尤其是男人更多,女人只是在没有男人或男人很少女人较多时,才会公然在那里换衣服。男人挤在那里换衣服时,都是不管那头的女人,一律脱得一丝不挂,直接冲着她们露出,人越多挤得离她们越近,有时甚至能直接挤到她们身上去,她们都只好往女厕所拐角处躲,但由于人实在太多了,哪里躲得过去?最后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谁爱露谁露,谁爱看谁看,反正就那么回事,大家都挺开放的。
 
小山上更是布满了观望的人群,经常有男人故意从山上下来,走女厕所门前的小道,从那帮光屁股的女人中间穿过,大吃豆腐,当时男人们自己也脱得一丝不挂,在她们中间挤来挤去,或者一丝不挂地在她们眼前的山坡上乱窜,这时,有的女孩子甚至会大声揶揄道:“好像回到了原始社会!”哈哈,笑死我们了!
 
因此,我所说的当年八一湖玩天体,并不是说大白天在普通游泳的人群中公然裸泳,而是除了混在裸浴的人群中在岸上水下全裸露出以外,再就是这种在岸上山坡树林沟底甚至大道上等处,假装更衣,公然全裸露出。这种玩儿天体的方式,到了晚上就更方便了。景区的晚上同样人山人海,黑暗中我们基本上就不穿衣服了,全区裸逛,遇到拥挤人群就这么挤在女孩子身后,如桥头经常有跳水的,往往桥上的观望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大多数女孩子都是穿着泳衣挤在中间看热闹,我们就全裸挤进去,在她们身后挤顶其臀部,她们要么是根本没有感觉出来,要么是感觉出来了但也在享受,我们直到射精索然无味后为止。
 
当年玩得最热闹、最集中的第二个地方是东湖北岸中部沟底树林中的一个露天厕所。这是一个红砖单坯砌成的简易露天厕所,分男女,还不算太小,中间隔墙也是单坯红砖垒成,布满了缝隙,这堵墙靠近蹲坑的角落和靠近小便池的角落,都被人拆得只有一米多高了,站在男厕坑位上或小便池旁,女厕的一切均可尽收眼底。隔墙中间没被拆毁的部分,正中间不知被谁捅了个特别大的洞,从男厕中对女厕可以一览无余,女厕对男厕也是一样。
 
这个厕所是东湖北岸游泳人群的主要更衣场所,每天每时厕所里都是挤满了换衣服的男女。但是,无论男女,人们对厕所隔墙毁坏的角落和大洞都是不闻不问,跟没看见一样。于是,男厕所里就滋生了一批长期裸体站在厕所里左顾右盼的男人。他们一方面可以对女厕所的春光大饱眼福,另一方面可以对着从女厕那边投来的好奇目光,骄傲地挺起自己硕大的阴茎。由于男厕所里换衣服的男人出出进进,人多拥挤,根本没人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常。女厕所那边更衣的女子也是络绎不绝,叽叽喳喳,根本没人在意中间隔墙上的那个大洞,都是一丝不挂地在女厕所里嬉笑打闹,有的女孩子被挤在大洞上,身体马上就要拱到男厕所这边来了,有的男人见此情景几乎把大鸡巴伸过隔墙上的大洞,顶在女孩子们身上,大揩其油,女孩子们发觉之后,吓得惊叫大跳,但男人瞬间离开,女厕所那边只能看见一个男人的身体,却看不见面部,由于男厕所这边全都是裸男身体,女孩子们根本无法判断刚才是谁欺负了自己。有的女孩想从低矮的隔墙处看一下,却不料看到一厕所的裸男,吓得赶紧缩回去,只好自认倒霉了。
 
这个厕所也存在了很多年,女厕所那边的围墙和入口,被人越拆越矮,后来男人从女厕所旁边过,里面换衣服的女人几乎都不设防了,可以任意观看。最后,这个厕所基本被人拆成了残垣断壁,废弃掉了,最后终于被彻底拆除取消了。
 
 
当年玩得最热闹、最集中的第三个地方是东湖东岸沟底的树林里,这里是东湖游泳人群的主要更衣场所。由于是树林,所以没有分男女一说,大家各自寻找隐秘的地方脱衣服更换。结果有一批男人长期潜伏在这里,躲在丛林深处,看到有女孩子下来更衣,等到她们脱光之后,突然走过去,从她们身边经过;有的假装成男更衣者,一丝不挂地从她们身边走过去;有的小道过窄,一旦有女孩子换衣服,男人就过不去了,于是有的男人还故意把大鸡巴挤顶在女孩子身上,并假装扶她,顺手再摸一把,弄得女孩子们急不得恼不得;有的男人也不更衣,就是全裸地站在更衣的女孩子们旁边看她们换衣服,弄得女孩子带着哭腔直喊男友或丈夫的名字:“××,你看呀,他们看我!”,她们的丈夫或男友一看,沟底下这么多男人,也不敢造次,只是劝她说:“看就看吧!你换你的,不用管他们!”多少次都是女孩子们刚下来时附近没人,才大着胆子脱光了换衣服,谁知刚刚脱光,大批的裸体男人就窜到她身边围着她团团转,还挤在她身边摸她,吓得她大惊,尖叫不止,甚至光着屁股就朝沟顶的大道上狂奔而去!
 
东湖东岸这个沟,其实是钓鱼台围墙外的一道壕沟,底下沟深林密,地形复杂,向北以后面积很大,里面沟壑纵横,曲径通幽,丛林密布,的确是游泳更衣的绝佳去处。东岸游泳的人,特别是女孩子,就爱往这里边钻,简单望去,这里一片郁郁葱葱,灌木林密不透风,殊不知丛林深处长期藏匿着大批的露出和偷窥爱好者,包括钓鱼台院墙内的哨兵,由于墙内正好是绵延起伏的土山,他们也是借着有利地形,站在土山上躲在墙头花砖孔后朝这边更衣的女孩子偷窥,而他们正好可以看清那些在树丛中潜伏的露出偷窥男,有时由于那些露出男的捣乱,吓跑了女孩子,使哨兵偷窥失败,他们对这些男子恨之入骨,经常是朝他们投掷石块,并且朝他们吼叫:“干嘛的?”企图通过惊吓迫使他们离开。刚开始这帮男子一看是武警,也吓一大跳,只好灰溜溜地躲开。后来时间一长,男子们发现,原来这帮哨兵把我们轰走,是为了方便他们偷窥,他们的位置极佳,女孩子们更衣时根本想不到身后钓鱼台院墙内还有几双眼睛在盯着她们,使他们大饱眼福。于是,这帮露出男不怕他们了,哨兵再往这边扔石头、骂人,男人们知道他们反正出不来,也拾起砖头瓦块雨点般地朝钓鱼台里面砸去!一边砸还一边大骂:“有种你丫出来!”慢慢的弄得那帮当兵的没了脾气,也许是他们首长发现此事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当兵的在里面偷窥捣乱了。
 
这里有时还有一些外国妞出入,她们也在沟里换衣服,但她们显然不怕看,根本不往深处去,就站在丛林道口直接脱光,裸着金黄色的耻毛,大摇大摆地穿游泳衣,男人在她们旁边转悠,她们就装不知道,男人玩儿露出,她们也目不斜视。久而久之,男人们对这帮洋妞也失去兴趣了。
 
至于在沟内树林里解手的女孩子也是陆陆续续,经常是有的女子走到沟上时跟自己的男友或丈夫撒娇说要解手,于是男人就朝沟里一指:“就在那里撒吧!”女孩子们就朝沟里走来,这时男人们就准备好了,由于灌木丛过密,有的男人就爬到了女孩子解手的下侧极近的地方,向上偷窥,结果女孩子一泡尿险些全撒在他的脸上。另外有露出男子就裸体走到解手的女孩子身边,挺着坚硬的大鸡巴跟她说:“怎么在这儿解手?这里不让解手!”有的女孩子是大便的,一时无法起身,急得满面通红,说不出话来,最后问了一句:“你是干嘛的?”露出男笑道:“这儿的管理员!”女子问:“那你们干嘛光着?”男子道:“我们也在这儿游泳,也在这儿换衣服。”“那、那、那……”女孩子还是感觉不对,但又说不出话来,这时,更多的裸体男子挺着大鸡巴向她靠过来,有人还趴下朝她胯下窥视。女孩子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忙惊恐万状地擦了屁股,提起裤子朝沟上奔去。
 
长期潜伏在沟里的男人们有时也能看到一些意外的趣事。例如,有一次沟里来了一对30岁左右的男女,还带着个3、4岁的小女孩儿,先是查看了一下四周,没发现人影,就把小女孩儿的游泳衣先换好了,并把小女孩儿放在一棵浓密的灌木丛后面,对她说:“你先在这等会别动,爸爸妈妈在那边换衣服。”于是转过灌木丛,在一条林间小道上,两人双双脱光衣服,也不急于穿游泳衣,而是在小道上来回裸体走动,不远处就有人在穿梭更衣,他们也不怕人看见,就这么裸体着走了好长时间,直到那边的小女孩等得不耐烦了,大声问:“你们换好了没有?”才恋恋不舍地穿上游泳衣走出来。后来,这两口子还来过很多回,每次都要在沟底下找个没人的地方裸体待一段时间。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沟下哪是没人呀,男人们就藏在他们身边,把这一切都看得个真真切切、仔仔细细,以致后来这两口子刚刚在岸上一现身,沟下就传开了:“快快快!两口子来啦!两口子来啦!”于是,男人们纷纷隐身……
 
 
除了上述几个主要集中好玩儿的地点之外,当年整个八一湖地区凡是游泳人群比较集中的河岸周边的山坡、树林、亭阁、厕所以及一些工地建筑材料堆积地等处,也都是大家疯狂玩乐的所在。
 
例如派出所和联防队门口那个厕所,距派出所大门也就20米左右,距联防队大门也就三米,在一座灌木丛浓密的小山坡前面,不远处的湖边正是一处游泳人群比较集中的地方,因此,来这个厕所更衣的男男女女也就特别多。这个厕所正面紧临主干道的大门是男厕所,女厕所的门在后面,就是那座有着浓密树林的小山坡下。小山坡下有一条过道,通向女厕所,绕过来也可通往男厕所。
 
天黑以后,这个厕所周围就挤满了游泳更衣的男女。人一多,厕所就显得太小了。厕所里面装不下,男男女女就都挤在了厕所门口的拐角处,甚至拥挤在门外的过道上。男厕所这边就更明显了,一大群裸体男子就挤在厕所外面的门口周围,吓得那些警惕性高的女孩子远远地就绕开他们转个大圈去女厕所,而有的女孩子就比较迟钝,也加上天黑看不清楚,这些女孩子直到走进裸男们中间才发现落入魔爪,被裸体男人们又挤又顶又抓,才被迫落荒而逃。玩儿露出的男人们,就这么挤在这些更衣的裸男中间,专门全裸冲着女孩子们迎面走去,由于人多拥挤,假装无意地蹭在她们身上,大鸡巴顶在她们手上和屁股上。一旦有人拥挤,就抱住身边一个女孩子大顶特顶,时间长一点,甚至能直接射在她们身上,弄得女孩子们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后面山坡下的女厕所就更热闹了。由于茂密的丛林距女厕所大门也就不足两米远,女厕所外挤在过道上更衣的女孩子就显得更加拥挤不堪。由于过道上不时会有男子经过,所以,玩露出的裸男们就都藏身在灌木丛里,见到女厕所门口更衣的女孩子一旦过于拥挤,一丝不挂的女孩子一旦比较多, 他们就裸体从树林里钻出来,挤进同样全裸的女孩子们中间,大吃豆腐。就这样,黑灯瞎火的,裸男们挤在女厕所门口的裸女们中间,很多人根本想不到,也分辨不出来谁是男谁是女,反正全都是一丝不挂,乱七八糟的都挤在一起,有的女人发现好像有裸男挤在中间,但由于太黑也不敢肯定,于是不敢吱声,只是悄悄退出去,从老公或男友处借来打火机,突然打开来照,本想一举抓住色狼,谁知亮光一闪,挤得水泄不通的女孩子们却先大声尖叫起来,哪里还找得到男人?惊慌失措之间,只好急忙熄灭了打火机,恍惚之际,根本没有来得及看清男人们在哪里,女人们就又陷入黑暗恐怖亦或是黑暗期待之中。
 
也许有人会问这样会不会很危险?离派出所这么近,如果被人偷偷报案,警察联防涌来,大灯一照,裸男们岂不全部束手就擒?其实没事,因为别看天黑,熟悉此处地形地物的露出男们一旦发现远处有陌生男子气势汹汹地朝这里走来,即知事情不妙,可以利用现场混乱的裸体女人群做掩护,当场钻进女厕所里面,里面更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裸体女人们也是挤得水泄不通,根本没人能发现钻进来的是几个裸男。而外面的警察大灯一照,一个男人也没有,全是裸女,炸窝一样狂叫,顿时慌了手脚,急忙关灯,打听半天,根本没有什么裸男混进女人堆里,还得批评她们一番,悻悻离去。这时,裸男们再从女厕所挤出来,钻进树林消失,全程由于人太多太乱,根本无人察觉。
 
 
除上述地点之外,下面就来说一说上节开头提到的“一些工地建筑材料堆积地等处”。
 
有一年,八一湖景区内大兴土木,多个工地持续了整个夏天。所谓施工,就是翻盖厕所,八一湖景区内所有厕所都被拆除了,包括哪些位于游泳人群集中区域附近的,被游泳人当做更衣室使用的厕所,也被拆除了。在原厕所周围,堆放着大量建筑材料,如预制板、砖垛、围挡等。
 
他们虽然拆除了厕所,但游泳的人群并没有因此而减少。那些习惯到厕所更衣的人们,还是拿着游泳衣往厕所跑,到厕所原址一看,厕所已经成了工地,白天工地里还有不少工人在施工,他们只好拿着游泳衣往厕所后面的山上跑,钻进山坡树林里去换衣服了。当然这就增加了我们在山坡上树林里玩天体的成功率。有些女孩子到山上一看,男男女女换衣服的就在同一片灌木丛里,树林还很稀疏,彼此挨得很近,互相清晰可见,不禁大声起哄“快来看呀!男女混合更衣了呦!”格格格格格格!女孩子们笑成一团!而到了傍晚,工地里的民工都下班了,工地里面空无一人,那些换衣服的女孩子们就都不约而同地钻进工地里,在那些堆积建材的缝隙间,换起衣服来。当然,男人们钻进去换衣服的也很多,有时裸男就躲在工地僻静的角落里,从缝隙中窥视哪个女孩子朝自己所在的地方走来,于是就全裸站起身来,正面迎着她假装更衣,那女孩子转过弯来一看,一个裸男正在换衣服,也无话可说,只好自己退出去另找位置。还有的时候是,裸男在里面瞄好了,哪个女孩在缝隙中开始脱光衣服了,于是立即全裸着朝她所在的过道挤去,由于过道非常狭窄,仅容一人通过,所以,裸男都是慌慌张张地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啦!来人啦!”猛地拐进女孩子所在的过道,边跑边回头朝后看,假装没有看到正在全裸更衣的女孩子,一个箭步正好撞在她身上,“哎呦!”由于过道太窄,两人相交根本挤不过去,于是裸男只好从她身后使劲往过挤,当正正地挤在女孩子身后的时候,裸男就开始假装完全挤不过去了,猛力地用自己的大鸡巴使劲地挤顶女孩子的臀部,女孩子也是全身一丝不挂,猛然被裸男顶住,完全不知所措,更不敢言声,默默地忍受着男人的挤顶,有的女孩甚至毫无反感之意,被裸男抱住后一点也不躲避,就那么任他上下其手,直到裸男气喘吁吁射出白浆来,脱身离去为止。
 
夏天的傍晚,天都是大亮的。利用这些地形复杂的工地,八一湖的天体露出男们算是开浑了。而到了天黑以后,这里就更是玩儿全裸的天堂。黑灯瞎火的,工地里头伸手不见五指,有的女孩子进去以后,地形不熟,自己一个人钻进一个堆积建材的缝隙,谁知却是个死胡同,前面没有出路,想出来只能还从原路返回。而裸男们就抓住这个机会,假装天黑,看不清里面换衣服的是男是女,就在她所在的死胡同口里脱光换衣,实际上就是等着她换完出来,必须要从自己身边经过,而那女孩当然知道出口处是几个裸男,往往不好意思往外走,拖拖拉拉不出来,结果外面的同来的女孩不明真 相,还以为她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急得在外面大喊大叫,那女孩也是急得没办法,就硬着头皮往外挤,结果在死胡同里被几个裸男团团围住,上下其手,甚至把她已经穿好的泳衣也扒了下来,那女孩慌乱中只好光着身子疯了一样逃了出去。到了外边,她的女伴惊讶地问:“你怎么啦?”她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说“走吧走吧,不游啦!”过一会儿,果然有几个男青年跟着她们返回,钻进工地寻找着什么,只见工地里漆黑一团,隐隐约约都是裸男在更衣,哪里还能找到刚才的是谁?没有办法,转一圈之后只好离开。
 
 
最后必须说一说的就是那年八一湖景区内举办的吴桥杂技旅游节。就是整个夏天把公园包租给了来自河北吴桥的一个农民杂技团。他们在全园各处搭建了很多杂技小院,就是表演杂技的场子,他们的人就住在他们自己搭建的篱笆小屋里,那些篱笆都是秸秆围起来的,几乎是全透明的,附近山坡上灌木丛里也用秸秆围了一些不分男女的小厕所,每个里面只有一个坑位,但从外面看太透明了,几乎等于白给。
 
那些杂技女孩每天出出进进上这些厕所,于是,很多男人就在灌木丛附近游弋,专门偷窥她们上厕所。关键是当时正是八一湖夏季游泳的高峰期,很多人看到岸边山坡上这些简易厕所以后,首先就想到到这里来更衣。由于没有男女之分,从外面又可以清楚地看清里面的状况,所以男人们都是等到女孩子进去脱光衣服以后,就大摇大摆地往里走,由于本身就在树丛里,他们甚至一边走一边就脱成全裸,一丝不挂地走进去,然后假装与裸女不期而遇,急忙跟裸女道歉说“对不起,外边有个女的,我只好先进来躲一下,没想到你在这里。”那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女孩一般也低头不语,然后你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当着她的面继续全裸并不断撸管,并把硕大的阴茎展示给她,让她不断地斜眼偷瞄了。
 
到了晚上,那些秸秆搭成的小屋里灯火通明,从外面可以一览无余,大量杂技女孩就住在里面。她们虽然都用大纸壳遮挡,但也都四处漏缝,根本无隐私可言。好在那些女孩也没有一个在乎这些的,一到晚上十点以后,全园游客已经寥寥无几,路灯也熄灭了,到处一片漆黑。她们就全体在屋里脱光衣服,光着屁股成群结队地溜出树林,溜到河边,下水洗澡。这时如果周围出现其他游客洗澡,不论男女,他们都毫不在意,只管洗自己的,洗完以后又成群结队地光着身子跑回宿舍。很多男人们都聚集在她们的秸秆屋外,偷窥灯火通明的室内,她们在屋里一丝不挂地打打闹闹,根本不急于穿上衣服。直到后半夜,她们的头儿在外边大声吼叫“别闹啦!快睡觉!”他们才瞬间钻进被窝熄灯睡觉。屋外的男人们才一哄而散。
 
归根到底,八一湖的天体裸浴活动,自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都是在晚上最兴旺。因为那时八一湖不是公园,四通八达,连着道路,就是大街上一处山清水秀的自然湿地。园区丛林密布,港汊纵横,水清滩浅,环境幽静,正是回归自然,天人合一的最佳场所。
 
关于这几十年在八一湖地区的夏夜裸泳裸浴活动,我已经有多篇帖子专门谈及此事,在我的个人空间里可以找到,欢迎参照阅读,这里就不赘述了。
 
 
有的网友会问,你们在八一湖这么猖狂,难道就不怕碰上警察么?不怕。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们当然多次碰到过警察,但我们这样的天体是不怕碰到警察的,碰到警察有理的是我,没理的是他们警察自己,最后他们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
 
当年有一次,晚上9:00多钟在八一湖,岸边洗澡的群众摩肩接踵,水下万头攒动,有男有女,绝大部分都是全裸的,由于上下水的地方只有一个很窄的仅供一人上下的石阶,我们全裸在岸上等着,一旦发现有年轻漂亮的女孩要上岸时,这些女孩不少也是裸体的,而我们不管她是否裸着,都立即迎着她的面从这个石阶下水,由于上下水的人很多,这时前后一定拥挤了很多人,错身时,假装无法通过,故意把硕大的阴茎插到她的嘴边,同时假装被挤得东倒西歪,顺便扶住她的头,把阴茎往她嘴里插。
 
这时有的女孩不注意就被插进去了,我们就快速抽动,然后假装被挤走,迅速离她而去,好像被挤得站不住,一下子跳进水里,迅速游开,那些女孩惊讶地回头寻找,由于大家都是光着身子一个样,再加上天黑,根本看不出来刚才是谁,只能心里小鹿乱撞,羞涩不堪地回到岸上,还跟同来的女孩叽叽喳喳地议论刚才的遭遇。
 
还有的女孩注意到了,紧闭着嘴不张开,我们就一直把硕大的阴茎挤在她的脸上,女孩一直无法通过,只好动手扶住我们的阴茎,想把它扒开,但只要她们一用手抓住阴茎,我们就死活不离开她的手了,不论她的手移到哪里,我们都把阴茎随着她的手快速移动,弄得她扒不开甩不掉,以致全身都抱住她,上下其手,女孩忽然受到强烈的性刺激,很快就失去反抗能力任你摆布了,但我们也见好就收,随着人流迅速消失在水下。
 
然而,好戏也有演砸的时候,那次我们正在岸上全裸着等时机呢,忽然来了一大群警察,由于天黑,岸上男男女女上百人,大部分都是没穿衣服的,警察一来,先用大功率手电把现场照了个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这时不用我们发话,那帮洗澡的群众就不干了,大声斥责警察“你们干嘛呢?没见我们全都没穿着么?!快关了手电!”警察借着亮光一看,有男有女,尽是光着的,也着实吃惊不小,但还是硬着头皮喊话道:“都上来了,这里不让游泳!”于是几个离岸边较近的,身上穿了内裤的男男女女陆陆续续上岸了,还有一些人虽然磨蹭到了岸边,却不见主动上来,有的警察也是故意犯坏,蹲在岸边伸手到水里就把一个女孩子给生拉硬拽了上来,结果那个女孩正是全裸的,弄得现场群众立即炸了窝:“嘿!嘿!嘿!你们干嘛呀?你没看人家都没穿着么?”“吼——,警察滚蛋!”吓得那个警察赶紧松手,女孩又跳回到水里,岸上另外一些警察向水下喊话:“你们都没穿着吗?”水下传来零零星星的回答:“没穿着!”“吼——吼——”“快走吧!快走吧!”岸上的群众继续起哄。警察见势不妙,急忙关掉手电灰溜溜地逃离了现场。现场随即发出一阵欢呼声。
 
遗憾的是,八一湖的群众裸泳裸浴活动,至少据我所见,从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都是兴旺期,而到2003年非典以后,因为各种原因就逐渐灭失了。特别是近年更是因为八一湖施工修地铁,活水变成死水,不再适合下水洗浴,使八一湖持续数十年的已经形成民风民俗的夏夜男女混浴习俗,进一步消失殆尽。
 
从2012年起,八一湖施工结束,湖泊又恢复了蓄水,但到现在出水口大闸仍未打开,湖水水质仍然很差,下水洗澡游泳的人还是不多,晚间裸浴者也都没有回来。我们正在密切关注八一湖水域的最新状况,一旦水质恢复正常,我们应该主动出击,于夏季的夜晚到八一湖岸边参与到那里的民众男女混合裸泳裸浴的习俗中去,把八一湖这一民风民俗发扬光大,延续下去!
 
参照阅读:本人个人空间里的多篇相关日志:《我在北京八一湖教女孩子游泳奇遇记》、《裸泳遭遇问路女孩的传奇经历》、《我夏天一般在北京的八一湖裸泳,诚征男女裸友共游》、《我酝酿夏季在京开辟一个自发天体浴场》、《好消息 八一湖施工结束 创办自发天体浴场的愿望即将成为现实》等。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kuai33 2013-2-25 12:45
我晕啊,无图无真相,北京以前有这种豪爽的事情发生吗,怎么老感觉是老湿在意淫啊。
回复 斯托伊夫 2014-3-15 11:17
kuai33: 我晕啊,无图无真相,北京以前有这种豪爽的事情发生吗,怎么老感觉是老湿在意淫啊。
那个时代没有照相条件,没法有图啊,哈哈。
回复 ladylala 2014-3-17 00:50
多少也有点水分吧?80年代能这么开放?如果有也是少数吧,只能说您是个幸运的人,都让你遇到了
回复 ladylala 2014-3-17 00:50
多少也有点水分吧?80年代能这么开放?如果有也是少数吧,只能说您是个幸运的人,都让你遇到了
回复 speedlazy1990 2015-1-24 12:52
大哥,现在京城还有地儿能裸游么,我等夏天带我女友去,被人看看无所谓,不想被人拍照,
回复 斯托伊夫 2015-1-25 01:47
speedlazy1990: 大哥,现在京城还有地儿能裸游么,我等夏天带我女友去,被人看看无所谓,不想被人拍照,
八一湖还可以裸泳,去年夏天我还在晚上去过好几次呢,,都是带女伴去的。这岁数了,没女伴我自己是懒得去了。那里虽然不像当年那般裸泳裸浴裸奔场面热火朝天,但由于是个传统的民风民俗裸浴场所,夏天的晚上还有经常有人在哪里全裸洗澡的,也偶尔有人带女伴在那里裸浴,包括全裸在岸边活动,并且不惧观看,游客也都心知肚明,看见了也见怪不怪。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裸奔的行列